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國史網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重要新聞 | 影像記錄 |  教育指南
中國概況 | 人物長廊 | 大事年表
國史珍聞 | 圖說國史 | 60年圖片
專題研究 | 理論指導 | 政治史 | 經濟史 | 征文啟事 | 學 者
學術爭鳴 | 學科建設 | 文化史 | 國防史 | 地方史志 | 學 會
論點薈萃 | 人物研究 | 社會史 | 外交史 | 海外觀察 | 境 外
特別推薦 | 文 獻 | 統計資料
口述史料 | 圖 書 | 政府白皮書
檔案指南 | 期 刊 |  領導人著作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經濟史 >> 區域經濟史
福建小三線建設企業布局及其特點芻議
發布時間: 2019-05-05    作者:葉青 黃騰飛    來源: 2019-01-25
  字體:(     ) 關閉窗口

  福建地處東南沿海,與臺灣、澎湖、金門、馬祖諸島(以下簡稱臺、澎、金、馬諸島)隔海相望,新中國成立后在軍事上長期處于戰備狀態。1964年9月14~16日,中共福建省委(以下簡稱福建省委)在福州鼓山召開地市委書記會議,省委第二書記范式人傳達了中共中央華東局關于三線建設(學術界一般以1964年5~6月毛澤東在中共中央工作會議上提出一線、二線、三線的戰略布局為三線建設開始的標志。關于三線建設結束的時間,主要有三種說法:一是以1978年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我國進入改革開放新時期為標志;二是三線建設橫跨三個五年計劃,以1980年第五個五年計劃結束為標志;三是以1983中央出臺政策調整改造三線企業為標志。本文的時間界定采用第一種說法。)問題的精神,根據福建省面對臺、澎、金、馬諸島的局勢,劃定了本省一線、二線、三線的大致范圍,即:福州、廈門、漳州、泉州沿海地區為一線,鷹廈鐵路南段由建甌、南平、三明、永安至龍巖、漳平等地為二線,閩贛交界區、武夷山以南、鷹廈線以西和閩西大部分地區,包括長汀、連城、清流、寧化、建寧、泰寧、光澤、順昌、建陽、松溪、政和一帶為三線。[1]這次會議還對此后的工作做了初步部署,確定了第一批搬遷和建設的項目,拉開了福建小三線建設的序幕。

  關于福建小三線建設,學術界研究甚少,尤其是從歷史地理學角度考察企業存在和發展的空間布局,還未有專文探討。福建小三線建設在全國三線建設中意義重大。福建小三線建設,企業布局所呈現的特點,值得我們探究。發展軍工和遷建民用企業是福建小三線建設的重點,本文以此為研究對象,系統梳理、分析小三線企業的布局及其特點,希望能夠進一步深化對社會主義建設時期區域經濟發展和布局調整的歷史研究。

  一、福建小三線建設企業概況

  福建小三線建設的企業主要分為軍工和民用兩類,共有46家。其中,軍工企業雖然在數量上與民用企業一樣都是23家,但是在規模和重要性上不可相提并論,是小三線建設的重點。在建設方式上,軍工企業以新建、遷建為主,民用企業以遷建為主。

 ?。ㄒ唬┬陸?、遷建與改擴建軍工企業

  1964年9月,為了加強和統一指揮全省小三線建設,福建省委決定成立以副省長梁靈光為組長的福建省軍工及三線建設領導小組(以下簡稱省領導小組)。[2]此后,省領導小組立即投入到對小三線建設的規劃和實施階段。規劃完全按照國務院國防工業辦公室(以下簡稱國防工辦)的指示進行,即“一、二線省、市、自治區的后方建設,應當以地方軍工廠為主,根據人力、物力、財力的可能,先安排地方軍工和相應的配套工廠”[3]。省領導小組組長梁靈光同時還兼任省計委主任,在安排和具體的實施過程中把軍工項目放在了首要的位置。

  通過梳理有關歷史檔案得知,小三線建設的軍工企業共有23家。地區分布分別是:三明5家、南平3家、龍巖3家、寧化2家、永安2家、明溪2家、清流2家、順昌2家、太寧1家、長汀1家。[4]

  從生產任務來看,福建小三線建設的軍工企業主要生產沖鋒槍、炸藥、手榴彈等,也有為軍工配套而建的工模、火電廠,屬半軍工性質。[5]20世紀60年代末,國際上電子工業已進入快速發展階段,全國范圍內也興起了多層次、多渠道辦電子工業的熱潮,小三線也成立了一批電子廠,生產雷達等軍用通信裝備。[6]福建小三線企業能夠獨立自主生產多種武器裝備,并且注重技術革新,為前方軍事斗爭奠定了一定的物質基礎。

  從建設方式來看,福建小三線軍工企業,以新建和遷建為主,改擴建為輔。由于中央要求把三線建設成為完整的戰略后方基地,福建省在小三線新建了福建機械廠等11家軍工企業,占軍工企業總數的47.8%。遷建軍工企業主要是把沿海的軍工企業遷到小三線,共有南安化工廠等9家,占軍工企業總數的39.1%。改擴建軍工企業有永安機械廠等3家,將原有的民用企業就地改造、擴建成具有軍工生產能力的工廠。

 ?。ǘ┣ń裼悶笠?/p>

  為了加快三線戰略后方的建設,中央提出“老基地帶新基地、老廠礦帶新廠礦、老工人帶新工人”的“三老帶三新”建設方針,從工業基礎較好的地區搬遷企業到三線。當時提出的口號是“好人好馬上三線”,這些企業或整體或部分搬遷設備、抽調人員援助三線。福建小三線地處山區,工業基礎相對薄弱,因此,民用企業建設主要采用遷建的方式,快速建成并投入生產。

  遷往福建小三線的民用企業主要來自兩個方面:一是來自上海。上海在全國經濟實力遙遙領先,企業眾多,技術先進,是中國工業企業最為密集的地區。當時中央號召上海要支援全國的經濟建設,福建和上海同屬華東地區,有地緣上的優勢,得到了較多的援助。如位于上海市普陀區長壽路的公私合營立豐染織廠,全廠405名職工,攜帶1479名親屬,運來600噸機器設備建成三明印染廠;上海靜安棉紡織印染廠的紡、織兩部分設備和配套機構,約1700多名職工和家屬遷往福建三明。[7]二是來自福建東南沿海的廈門、福州、漳州、泉州等地區。新中國成立以來,福建東南沿海地區利用地緣優勢和相對較好的經濟基礎,迅速建立和發展了一批企業。小三線建設開始后,這些已具有一定規模的企業積極響應號召,遷建企業,參與小三線建設。如位于福州的福建機器廠抽調400名管理人員、技術和生產骨干,且調撥基本成套的機械加工設備,另從漳州內燃機配件廠抽調近40名職工在三明市合并建成三明機床廠;[7](p.104)泉州木工機械廠除廠房外,一切機械設備、辦公用具均搬遷到邵武,286名職工分兩批內遷。(《難忘歲月——閩北小三線建設實錄》,南平市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1999年編印,第68頁。)這些搬遷至福建小三線的企業有單獨設廠的,也有合并建成一個工廠的。遷往福建小三線的民用企業或是行業的佼佼者,或是當時急需的企業。這些企業是福建小三線建設的重點企業,此后逐漸成為福建經濟發展的重要支柱。

  小三線建設的民用企業在發展經濟、滿足人民物質生活需要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戰備時更是關系物資的生產與補給,在小三線建設中至關重要。按照“建設小三線就是建設小邊區,建設一個政治上、軍事上、經濟上、文化上能獨立自主的鞏固后方”[8]的要求,福建在小三線遷建了眾多的民用企業。據不完全統計,福州電池廠、省林業機械廠、福州電線廠、廈門電機廠、上海勤余織造廠等遷往南平;泉州木工機床廠、福州輪胎廠遷往建陽;上海第十六絲織廠等遷往邵武;杏林農藥廠遷往順昌;福州機床廠齒輪工段、福州工具廠、上海永昌五金廠等遷往三明;經昌染織二廠、華光被單廠遷往龍巖。最后建成的民用企業共23家,涉及機械、染紡、電力、化學、木材加工等多個門類。

  福建小三線的軍工和民用企業在建設過程中,發揚自力更生、艱苦創業的精神,因地制宜,就地取材。遵循小而全的原則,不建大廠房、大車間、大倉庫,充分利用廢棄房屋,發揚“政治上要求高一點,生活上要求低一點”的精神建設福利建筑,充分發動職工,因陋就簡、就地取材地開展企業建設。(《難忘歲月——閩北小三線建設實錄》,第4頁。)

  在整個建設歷程中,福建出現兩次建設高潮:第一次是1964年6月三線建設指導方針確定以后,小三線企業建設掀起高潮。但“文化大革命”(以下簡稱“文革”)爆發后受到沖擊,福建小三線建設陷入低潮。第二次是1969年3月珍寶島事件發生后,小三線建設再度受到重視,福建小三線企業建設又掀起高潮。隨著國家外部環境的改善,福建的小三線企業發展因地理環境等因素所限而陷入困境。

  二、福建小三線企業的布局特點

  三線建設不同于正常的經濟建設,46家軍工和民用企業布局除了受區域自然地理條件、經濟技術條件等因素影響外,還帶有濃烈的政治和軍事色彩,各種因素合力作用的結果形成了福建小三線企業以下的布局特點。

 ?。ㄒ唬┘蟹植加諉鑫鞅鋇厙?/p>

  福建小三線建設開始后,福建省委根據本省的具體情況,確定了小三線建設原則,即必須適應戰時需要,力求完備,本著平戰相結合、軍工生產和民用生產相結合、遠期和近期相結合的原則開展建設。[2]按照這一原則,結合自身地理特征,閩西北的地形較為有利,符合“靠山、分散、隱蔽”方針的要求。在具體的實施中,一面把沿海地區的重要企事業單位分散、分批遷到閩西北地區,一面在此處進行全面的建設,閩西北是重點布局地區。如果把武平和壽寧用直線連起來,則是一條東北至西南走向的直線,小三線企業中除有4家位置靠南在直線右側,分布在龍巖外,其余42家企業均在直線的左側,位于閩西北區域,分布在南平、三明、明溪、永安、泰寧、清流、寧化、長汀、邵武、建陽、建甌、順昌等地,占小三線建設企業總數的91.3%。因此,總體上看,這些企業集中分布在閩西北地區。

 ?。ǘ┮閱掀?、三明兩市為重點,依托城鎮進行布局

  福建小三線建設中,無論是民用企業,還是軍工企業,都以南平和三明兩市為布局重點。在南平和三明建成的軍工企業有8家,占全省軍工企業總數的34.8%。搬遷至南平和三明的民用企業有17家,占全省遷建民用企業總數的73.9%。其他企業分布在建陽、邵武、順昌、永安、明溪、清流、太寧、寧化、長汀、龍巖等十幾個縣。此外,從這些企業選址地點分析,企業依托城鎮進行布局,多分布在城鎮近郊。

 ?。ㄈ┮越煌ū憷?、自然資源豐富為主要考慮因素,沿河谷分布

  小三線企業既要遵循“靠山、分散、隱蔽”的戰略方針,又要滿足自身生存和發展的條件,靠近交通便利和自然資源豐富的河谷地帶成為企業設址的首選,尤其是煤、鐵、水力等資源豐富的鷹廈鐵路沿線地區。小三線企業中有32家企業分布在鷹廈鐵路沿線的永安、三明、南平、順昌、邵武等地,占企業總數的69.6%。有些企業則更靠近公路。

  小三線建設中的企業多建在河谷地帶。福建地形以山地丘陵為主,山帶中夾雜著眾多的河流,河流上游多呈扇狀水系,到了中下游匯集成閩江、九龍江等河流往東南方向匯入大海。由于構造和巖石性質的不同以及外力作用的差異,河流流經的地區,河網呈格子狀,河谷盆地似串珠狀,形成河谷與峽谷相間排列,又與山地丘陵相交錯。[9]西列大山帶是閩江等江河的發源地,浦城、武夷山、光澤、邵武、建寧、長汀等縣均位于這些河谷地帶。斜貫福建省中部的閩中大山帶被閩江、九龍江截為三部分,古田、閩清、漳平、華安等縣分布在兩條江邊較大的河谷中。兩列山帶之間河谷較寬,密集的扇狀河流在此處匯集,建陽、建甌、順昌、南平等縣位于這一地帶。根據中央關于“靠山、分散、隱蔽”的要求,小三線工廠“大分散、小集中”,設在這些山谷地帶,靠近大山一側。例如,三明印染廠選址時,考慮到印染廠對水、電、煤的需求量和交通等條件,最后確定新廠建在三明市列東沙溪邊。[7](p.136)

  福建小三線企業貫徹中央和福建省委三線建設的有關指導方針和部署,經過十多年的發展逐步集中分布在以南平、三明兩市為重點、交通便利、自然資源豐富的閩西北河谷地帶,為福建地區經濟平衡發展、有效備戰發揮了積極作用。

  三、福建小三線企業布局的原因分析

  福建小三線建設的企業布局既有地理因素,也有歷史和現實的綜合考慮,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ㄒ唬┯敫=ǘ撈氐牡乩砬幌喙?/p>

  福建位于我國東南沿海,整體呈東北、西南走向,背靠大陸面向東南,與臺灣隔海相望。福建處在一面建設、一面隨時可能爆發戰爭的緊張環境中,重要的工業企業為了盡可能避免敵軍的轟炸,必須遠離海岸線。福建的地形特點是,西、中兩列大山帶構成了福建地形的骨架,兩列大山帶與福建的海岸大致平行,斜貫福建中部的閩中大山帶,把福建分為兩部分。山帶東側較近的地帶以山地丘陵為主,沿海地區有福州、莆田、泉州、漳州四大平原,是福建經濟文化最發達的地區。閩中大山帶以西是福建的南平、三明、龍巖等地區。以此為依據,福建省委在劃分三線范圍時,地處福建西北的南平和三明就是最佳選擇,尤其是南平是處在福建的縱深地帶。在福建小三線布局圖中,閩北地區所占的比重較大,閩西南的龍巖地區占比較小。

 ?。ǘ┏鲇誒迷ひ禱〉目劑?/p>

  福建地處對臺斗爭前線,地理位置特殊,既要進行戰備,又要發展本省的經濟,“考慮前線戰備的要求,大型的、重要的工廠不能建在沿海地區”[10],而南平和三明的鄉鎮有通往市區的公路,生產物資和產品可以直接運往鐵路、公路和水路,公路四通八達,鐵路連接全國,水路直達省會福州,交通十分便利,所以,福建省委尤為重視南平和三明為中心的后方建設。早在1956年,毛澤東提出“立足于戰爭,正確處理好沿海與內地、戰時與平時的關系”時,省委即制訂了建設山區、建設后方基地的規劃。[10](p.657)“為了發展山區經濟,成立山區生產規劃委員會,號召全省廣大干部和知識青年向山區進軍,和山區人民一道開發山區、建設山區”。[1](p.125)

  小三線建設之前,南平已經擁有南平電機廠、南平鋁廠、南平化纖廠等大型企業,具有一定的工業基礎?!按笤窘筆逼?,福建省委抓住國家要在全國大力建設鋼鐵廠、化肥廠的機遇,決定在三明建設重工業基地。經過兩年的建設,呈現廠房毗連、煙囪林立的壯觀景象,一個以鋼鐵工業、化學工業和機器制造業為中心的重工業基地初步形成?!岸濉奔蘋己?,福建在南平、三明等地新建了一批原料工業和機械工業企業。在兩市經濟的帶動下,三明地區和南平地區經濟有了一定發展,奠定了工業基礎。1960年,三明地區的工業總產值達到新中國成立后的最高水平,為17935.64萬元?!啊濉詡?,在南平、三明、永安一線新建了一批原料工業和機械工業,使山區有了較大的發展”[10](pp.677~678),三明鋼鐵廠在此建設,吸引了幾十家工業企業,成為福建省的重工業基地,可以為小三線建設提供產品和技術上的支持。

  小三線建設開始后,三明地區1965年工業總產值雖未達到歷史最高水平,但也有所恢復,為13847.36萬元,比1957年增長2.9倍。(《三明地區國民經濟統計資料(1949~1979年工業部分)》,三明地區統計局1981年編印,第93頁。)南平地區,1965年工農業總產值達4.34億元,比1957年增長39.94%,農業總產值2.30億元、工業總產值2.04億元、糧食總產量62.43萬噸、社會商品零售總額1.84億元、財政收入4821萬元,比1957年分別增長25.08%、64.05%、18.23%、76.58%、45.69%,社會主義建設出現欣欣向榮的景象。[11]值得注意的是,新中國成立后,福建長期有應對戰爭爆發的準備,原有企業在具體的規劃和建設時就已經考慮戰備要求,因此,小三線建設開始后,南平和三明能夠以原有工業企業為基礎,形成工業聚集區。

 ?。ㄈ┕岢谷囈ㄉ柚傅擠秸胗肫笠底隕矸⒄溝南質狄蠼裘芙岷?/p>

  小三線工廠的選址,一般在福建遷入地成立新廠籌備組,建議遷廠選址范圍,會同原廠遷廠成立的領導小組共同進行考察,最后以原廠的意愿為主。遷來一方選址,會對工廠發展前景進行考慮,而那些交通便利和具有資源優勢的城市更受青睞。比如,我國1957年建成的北起江西鷹潭南至福建廈門的鷹廈鐵路是我國東南地區重要的鐵路干線。而鐵路沿線的永安、大田、三明、尤溪至南平是“福建有色金屬和黑色金屬的重要成礦區,其中一個較大的鐵礦探明儲量650多萬噸,永安西洋鐵礦探明儲量230多萬噸”[9](p.8),屬于鐵礦帶,均可供開采。永安探明的無煙煤儲量豐富,另外還有石灰石、重晶石。大田有煤、鐵、硫黃、石灰礦等礦藏。永安、三明、南平、順昌、邵武等地位于閩江等河流中上游,水力資源也較為豐富,水電與火電相對集中,可以滿足大規模的工業建設。

  福建小三線建設的企業布局是貫徹中央三線建設指導方針的結果,也是結合福建獨特的地理區位、利用原工業基礎和企業自身發展的現實要求共同作用的結果,塑造了福建經濟發展的新格局,奠定了福建經濟發展的新基礎。

  四、余論

  福建小三線建設中的軍工和民用企業,盡管作用有所不同,發展規模各異,但是在福建縱深地帶很快扎根成長起來,為推動福建經濟發展、改善經濟布局發揮了重要作用。小三線建設之初,1964年福建省的國內生產總值為25.95億元,內地三地區(三明、南平、龍巖)的國內生產總值為7.33億元,占全省的28.25%,第二產業總值為1.84億元,占全省的26.59%。改革開放前夕,1978年內地三地區國內生產總值為22.18億元,占全省的比例提升到33.42%,第二產業總值為9.38億元,占全省的比例提高到33.27%。[12]1964年以后,福建省把經濟建設重點和本來有限的投入主要放在閩西北山區,發展小三線建設,縮小了沿海與內地的差距,改善了福建經濟布局?!叭濉奔蘋賈?,福建工業門類殘缺不全,工業的經濟總量較小,到1978年,福建工業經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以三明市為例,截至1977年,三明市已經建成投產的省、地、市三級企業有冶金、機械、化工、電力、木材加工、農藥、玻璃、塑料、紡織、印刷、服裝、食品等全民所有制企業74家,集體所有制和公社辦的企業68家。1977年,全市工業總產值是1950年的2964倍,比“文革”前的1965年增長了6倍多。[13]特別是從上海遷來的民用企業,多是福建經濟社會發展所急需的,這些企業充實了福建的經濟體系。

  為了貫徹“分散”的原則,在城鎮近郊進行選址建廠,既密切了原有的工業企業聯結,又避免了工業集中在中心城鎮,有助于帶動城市向外延伸,為改革開放以來福建城鎮化進程奠定了基礎。值得注意的是,部分布局在福建小三線的企業,克服種種困難,開拓創新,不斷壯大,取得了驕人的成就。比如,由南平電池廠發展而來的南孚電池有限公司是中國電池行業的龍頭企業,連續13年處于堿錳電池“質量、銷量、經濟效益、勞動生產率”同行業領先水平。除此之外,還有福建南紡股份有限公司、三明立豐印染股份有限公司、三明福工機械有限公司等,這些現在享譽國內外的企業都是由小三線企業發展而來,也帶動了福建內地經濟社會的發展。

  由于福建與臺灣隔海相望,與其他省份小三線建設相比較,企業布局有其特殊性。今天我們重新審視福建小三線建設時不難發現,企業布局過多的受戰備思想的影響,“保證在戰時的安全并堅持生產是最大的合理”[14],廠址選擇遵循“靠山、分散、隱蔽”的六字方針,給企業的建設和生產帶來諸多不便,造成了一定程度上的浪費,影響了企業投資擴大生產的經濟效果。但是不可否認,小三線在十幾年的建設歷程中,克服了超乎想象的困難,在福建經濟建設史上具有重要的意義,為改革開放新時期福建經濟建設的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參引文獻]

 ?。?]何少川主編:《當代福建簡史(1949~1999)》,當代中國出版社2001年版,第176頁。

 ?。?]《福建省志·總概述》,方志出版社2002年版,第114頁。

 ?。?]國務院國防工業辦公室:《關于一、二線各省后方建設的重點》,《黨的文獻》1995年第3期。

 ?。?]福建省糧食局:《關于調整小三線軍工廠職工、家屬糧油定量的通知》,三明市檔案館:158-28-4。

 ?。?]國家計委、國防工辦:《關于1967年小三線建設和試制生產計劃安排(附草案)》,福建省檔案館:179-1-163。

 ?。?]《福建省志·電子工業志》,方志出版社1992年版,第3~4頁。

 ?。?]袁德俊主編:《崛起在沙溪河畔——憶三明建市初期遷明企業》,福建教育出版社2009年版,第104、152頁。

 ?。?]中共福建省委黨史研究室:《中共福建地方史(社會主義時期)》,中央文獻出版社2008年版,第469頁。

 ?。?]陳及霖:《福建經濟地理》,福建科學技術出版社1986年版,第5頁。

 ?。?0]《伍洪祥回憶錄》,中共黨史出版社2004年版,第584頁。

 ?。?1]《南平地區志》,方志出版社2004年版,第313頁。

 ?。?2]《光輝的歷程——福建五十年》,中國統計出版社1999年版,第248、307、316、319頁。

 ?。?3]《三明市概況》,三明市檔案館:105-18-3。

 ?。?4]《梁靈光同志在省委小三線建設工作會議上的講話(記錄稿,未經本人審閱)》,南平市延平區檔案館:4-10-1035。

 ?。圩髡嘸蚪椋菀肚?,歷史學博士,教授,福建師范大學社會歷史學院,350001;黃騰飛,歷史學碩士,福建師范大學社會歷史學院,350001。

   本文發表在《當代中國史研究》2019年第1期

 ?。墼鶉偽嗉褐芙?/p>

    相關鏈接 - 當代中國研究所 - 中國社會科學院網 - 兩彈一星歷史研究 - 人民網 - 新華網 - 全國人大網 - 中國政府網 - 全國政協網 - 中國網  - 中國軍網 - 中央文獻研究室
    關于我們 - 西甲国家德比什么台直播 - 版權聲明
    當代中國研究所 版權所有 備案序號:京ICP備06035331號
    地址:北京西城區地安門西大街旌勇里8號
    郵編:100009 電話:66572307 Email: [email protected]